彩票本无规律都是营销
葛小松:主播“变脸”让秀场经济遭受了一次拷问
来源: 关键词:主播 乔碧萝殿下 直播平台 发布时间:07-31-2019
在互联网上,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。

 

这是1993年“纽约客”漫画上的一个标题,其实作者当时并不了解互联网,他?#35009;?#24819;到这句话后来成为了形容互联网时代隐匿性的一句“名言”。而更让作者想不到的是,?#35789;?#21040;了今天,人们可以通过网络直播面对面的交流,你依然无法知道屏幕上的那个人是男是女,是美是丑。

 

这两天,微博、知乎以及各大媒体都在转载一条新闻,百度的简化标题叫做“萝莉主播变大妈”。一个平时直播用卡通图片挡住脸的女主播,因为平台的bug导致挡脸的图片没有显示,主播真容展示在了粉丝面前。由于与之前该主播在贴吧上公开的照片差距过大,导致很多粉丝难以接受,纷纷表示?#31995;?#20102;。而打赏榜排行第一的“土豪”似乎也受了不小刺激,直播到一半名字就灰了。

 

这条新闻除了在炎热的夏天给了吃瓜群众们一个大凉瓜外,也提醒那些直播秀场的?#27809;?#20204;留神,提防直播中的陷阱。而在此之外,我认为这件事还应当有经济层面的思考。

 

不知?#26469;郵裁词?#20505;开始,互联网已经变得越来越真实,有人说是因为网络实名制,有人说是网络直播,也有人说是因为自媒体。就在昨天,国内多地警方发布通告,逮捕了在网上发布辱华漫画的“精日”分子,让我们更加认识到网络这个虚拟世界也不是法外之地。然而越是“真实”反而越容易蒙蔽人们的双眼,可能有人表示不解:在直播平台上我都看见你的长相了,难道还能是假的?当然可能是假的。要知道,在2015的时候有人曾把中国的PS术、日本的化妆术、韩国的整容术、泰国的变性手术称为亚洲四大邪术,虽然其中有夸张调侃的意味,但仍然?#24471;?#20102;PS在网络上的泛用程度。

 

在秀场经济刚刚兴起的时候,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无聊的经济,一个大叔喝啤酒撸串就能有十几万人围观,这件事本身就挺无聊的。但这背后,?#23548;?#19978;是社交视频化和视频社交化的一种?#30001;臁?#33402;术家安迪·沃霍尔曾说过:“在未来,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,每个都能在15分钟内出名。”出名是很多人的愿望,现在依托于互联网,这种愿望可以轻?#36164;迪?#20102;。“大叔撸串”看似是一个很无聊的事,但其实他代表了很多人?#19981;?#30340;一种生活方式,看别人喝啤酒撸串?#19981;?#35753;观众?#32422;?#26377;代入感,并因此?#22836;?#21387;力,得到心理上?#25335;澹?#29978;至通过交流、送礼物等方式?#19994;?#23384;在感和?#35009;?/span>

 

这和现在流行的综艺节目有相似之处,人们希望通过屏幕看到?#32422;合不?#30340;明星、主播的真实一面,从而满足?#32422;?#30340;社交需求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综艺和直播才获得?#21496;?#22823;的经济利益。然而?#35789;?#20013;国有超过8亿的网民,这块蛋糕依然不够所有人吃饱,为了能在竞争中胜出,主播们对?#32422;?#31934;心包装,无论是相貌、性格还是爱好,?#28784;?#33021;迎合观众,都是可以改变的。

 

在平台和主播的运营下,观众为了?#32422;?#30524;前的“真实”刷着礼物,甚至不惜掏空?#32422;?#30340;钱包。本来没有小费文化的中国,却通过“打赏”把几百年的小费全超额?#32929;?#20102;。

 

为了吸引粉丝,直播平台的招数要比主播们更多,?#28909;?#34394;假粉丝、机器人、假数据等等。还有“土豪”托,观众看到主播对一掷千金的土豪毕恭毕敬,一口一个“老板”的叫着,?#32422;?#20063;?#38590;?#38590;耐,说不定?#35009;词?#20505;头脑一热,?#19981;?#23398;着“土豪”豪爽一把。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《让?#25317;?#39134;?#38450;?#30340;著名台词:“先豪绅出钱,带着百姓捐钱。豪绅捐了,百姓才跟着捐。钱到手后,豪绅的钱如数奉还,百姓的钱三七分账。

 

在“打赏”的比拼中,没人是赢家。这不像拍卖,拍卖只有拍得的一?#21483;?#35201;掏钱,参与竞拍的人?#35789;?#21483;得再高没拍上也不?#27809;?#38065;。而打赏不一样,每一次都是真金白银,而只有排到打赏前几位的才能得到主播的青睐,打钱少了除了得到一句“谢谢”,可能?#35009;?#20063;得不到。

 

在这其中,大多数直播平台推波助澜,不光是利用数据和托达到误导消费者的目的,还会通过?#27809;?#27880;册协议维护?#32422;?#30340;利益。?#28909;?#21069;文提到的“萝莉主播变大妈”事件,如果仔细分析直播平台的条款会发现,平台能够依据条款内容对涉嫌欺诈、误导消费者的行为进行处罚,但是却没有一个条款是能让消费者要回打赏给主播的钱的。要知道,主播在注册平台时?#23478;?#32463;过验证,平台不可能不知道主播的真实相貌、年龄,但平台却没有对主播的故意误导做出任何限制,反而提供技术手段帮忙遮盖,这无异于助长了欺骗消费者的风气。

 

按道理说,绝大多数在直播间打赏主播的都是成年人,成年人愿意把钱花在?#35009;?#22320;方,打赏给谁是他们的自由,但是这要有大前提,那就是不能违反法律,不能违反一般的道德准则,不能是在被误导的背景下进行的。秀场经济是当下的?#35753;?#32463;济,丰富了我们的网上生活,但同时也带来了大量问题,不光是误导消费者,还有涉黄涉暴直播、引导未成年人消费、对主播约束不够严格等等问题,这些都是需要有关部门加?#32771;?#30563;的。此外,行业?#26376;?#24212;引起?#30340;?#20154;士的足够重视,杀鸡取卵行不通,杜绝各种造假和套?#32602;?#25165;能让秀场经济走得更长远。

彩票本无规律都是营销